Mavis_

冷cp大法好(●´∀)σ

【绪忍】有个忍者小女友(♂)麻烦的两三事


-这几天沉迷游戏的妄想产物,忍忍prprpr(出去
-两个段子。title和正文无关,大概x
-ooc注意

1.
照旧翘班四处躲藏的桃李以及跟着他跑的弓弦,加上身体不适请假未登校的英智,还有今天去弓道部参加社团活动的敬人,学生会的大多文书工作又压在了真绪身上。

最终敬人还是想着只留真绪处理那小山堆一样的文件不太过意得去于是提前结束部活,而当他换好衣服折回学生会室的时候发现了已经处理完毕的纸片和文件夹们还有伏桌上的真绪。

“是累到睡着吗?辛苦了。不过在这里睡会着凉,今天就先回去…”

拿起最表面那张检查的敬人同时伸手拍了拍真绪的肩膀,过半晌见他没反应才觉得不妙,试探性地探了探他前额的温度。

嗯,有点烧。

真绪睁眼后看见的并不是满桌文件而是雪白的天花板,还有眼里噙着泪的学弟兼恋人。外露那侧澄金眸子水汪汪的,加上因抽噎轻颤的纤长睫毛,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

“仙石…”

张口低声唤人名字,但视线相对时,他的小忍者第一反应是跑出隔帘大喊坐在外面的阵老师。

…说好病人苏醒后恋人一般都会飞扑抱住欢喜雀跃呢?

真绪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并撑起身坐好,从被拉来的老师口中得知他最近是疲劳过度加上轻感冒,也听见把他背来保健室的副会长大人给他放了一天假,明天可以不用去管学生会文书的消息。

等阵老师走了那个鼻子还在轻浅抽动的小忍者才凑近床头站着,真绪稍微抬头,而忍稍微低头,就这么对视着。真绪看到对方发红的眼眶,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恋人是个爱哭鬼,连丢只刚捡的青蛙都会一边哭一边满校园找。

“抱歉,让你担心了…” 真绪抬高手揉了揉忍柔顺的软发。

“…衣更大人应该先对自己的身体说对不起是也。”

是错觉吗?为什么这孩子严肃了那么多…哦,最近仙石和自己隔壁班的神崎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

“是是—那么对不起我自己” 顺他的话,真绪向自己补说了句抱歉后双手抱住忍的腰将他拉近,“然后,对不起仙石。”

“在,在下没有什么能让衣更大人说对不起的地方…”忍在两人交往后也还没习惯这种肢体接触,脸颊温度瞬间上升几个程度,慌慌张张遮掩不了也只好先回着抱住。

“让你哭了不是吗?还是说不是因为我哭的?”

“当然是因为衣更大人是也!…啊。”意识到对方在套话的忍更是红着脸抿起唇,仿佛下秒又会被逗哭。

“好啦,只是最近太累…你看副会长不是也给我放了假吗?绝对不会再倒下了,向你保证,好不好?”

面对自己眼前伸出的小指,忍才反应过来自己最敬仰的前辈,最亲近的朋友,最喜欢的恋人明明是生病的那个,却又放缓声音来惯着他。

并没有勾住而是双手包裹那只比自己大一些的温热手掌,红着的脸依旧没降温。

“明天放学之后,衣更大人可以和在下约会吗?那,那个…也算放松是也!”

真绪感受着那双手偏低的舒适温度,偏偏这双手的主人还用一目了然的努力模样邀约。

“当然好啊。”

-小后续
绪 “说起来仙石怎么知道我在保健室啊?”
忍 “在下身为忍者潜行校园没什么是不知道的是也—”
绪 “…” 盯
忍 “…流星队的训练结束后本来想邀请衣更大人一起回家的,结果跑太快撞上了副会长大人…听了好久的说教才告诉在下的是也。”
绪 “亏你能在我醒之前赶到呢…”
——副会长的长篇说教。

2.
“…这里应该用这个算式,懂了吗?”

“嗯!不愧是衣更大人,在下知道了是也!”

今天自家父母不在凛月也被他家哥哥缠住而没来借宿,只有和恋人两个人在自己房间,早写完相应练习的真绪单手托腮看着为考试努力写题的忍。

他的小忍者对学习说不上擅长,现在盯着练习本的样子也是万般苦恼,唇线紧抿眼睛专注到许久不眨动。

…糟糕。这副认真的样子好想亲。

事实上也就这么做了。

真绪不着痕迹地凑近正在做题的忍,埋头吻上他露出的那侧脸颊,少年尚未完全长开还存留着一丝稚气的颊侧软肉触感极佳,让他忍不住又亲了亲。

“衣,衣更大人!” 忍伸手轻推了推真绪的肩膀,脸更是红得像番茄一样。“在下的练习还没写完…!”

小声地抱歉后真绪就凑近吻住了人唇瓣,和脸颊一样柔软,正准备探舌深入却被用力推开,对比刚才那次欲拒还迎的推搡不一样。

“在下说过,在做忍者修行的时候禁止他人靠近,即使是衣更大人也不允许!写练习也算修行的一环是也。”

被推开的真绪看着自家无比认真的小忍者默默叹气,看样子还得再努力一把啊。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