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uuuu

🐶🐰&🥕💣爱好者(。•̀ᴗ-)✧

【瑶墨】迟到的爱情(有🚲)

本来想写虐向感情戏的,我发誓,你们看我上一条lof的脑洞就知道了…但写着写着就歪楼变成了车:) 结尾也是HE,依旧是我这个搞笑玩家,请大家多多担待。
最后和那条脑洞一致的设定只保留了子墨先天弯,佩瑶原来是直的但后面喜欢上子墨了,一个前·直男追基佬的故事。
主瑶墨,带娄钱玩。
都不是相互的第一次注意!希望你们不要打我🙏🏻

架空校园AU,年龄设定:
91-93→大四 94-96→大三
97-99→大二 00-02→大一




“啊,子墨哥终于来了。”

刚结束独唱演出退到化妆室休息的钱正昊嚼着巧克力,再仔细一瞅秦子墨捂着嘴风风火火跑进来的慌乱模样,小孩识相地把老板在找你这句话和含成甜水的巧克力一起咽了下去。“发生什么了吗?”

听到自家昊昊情绪起伏不大的提问,刚换好跳舞用衬衣的娄滋博还没拆卷发夹就凑了过来,他看着秦子墨抱着背包在化妆镜前颓废,开口提出了一样的疑问。

“咋了墨哥?这再过半小时就上台了,你怎么才来?”

在两个同校学弟兼同一家gay吧打工的小伙伴的询问下,秦子墨抬头看着他们,眼神里有一点惊吓,有一点茫然,或许还有一点愤怒。

“我刚才被一个直男亲了…!”

“啊…哦!上个月开始只要子墨哥来这里跳舞都会到场的学长吗?” 钱正昊毫不客气地背靠在娄滋博身上,伸手抠玩他的袖子纽扣,小嘴抿得紧紧的像是在努力回忆。

“和子墨哥同年级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靖佩瑶吧?唱作系大三的级草,我听磊哥说过也在新生交流会上见过一次。”

被拉过手玩扣子的娄滋博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宠溺,他抬头看着面前灵魂出走的学长。“那个靖佩瑶学长的长相不是墨哥喜欢的类型吗?在一起算了呗?”

“瑶哥是我喜欢的款没错,当初大一刚入学就这么觉得了,那手!那眼睛!那低音炮!谁不喜欢啊?但这几年一直把他当拜把子兄弟只因为,他是个直男,对我们来说喜欢直男是没有下场的!”

秦子墨双手捂住脑袋,学着他室友周锐仰天长叹了一声巨头痛。

“我不就,两个月前在他和他前女朋友分手后照顾了一星期吗?就喜欢上我了?这是什么烂俗小说的展开…”

“哎…我觉得子墨哥其实可以试试的,万一他真的因为你变弯,不挺好?人家还是级草。”

终于玩腻了袖扣的钱正昊转战去捏娄滋博的手,看着开始换衣服化妆的秦子墨叹了口气。

“…娄滋博。”钱正昊突然仰头。“滋博。”

被叫到的娄滋博低下头,弯腰往坐着的钱正昊嘴上印了个浅淡却甜蜜的吻。

而正巧转身看过来的单身狗秦子墨受到一万点暴击,并表示你们小情侣你们有理。



意识到突然喜欢上好朋友,男的,对靖佩瑶这种自诩钢铁直男的人来说先是觉得自己脑袋有坑,但每当看到秦子墨时,那份心情又总能让他没办法再欺骗自己。可能从和前女友分手后生病的第二天起,靖佩瑶就对准时来他出租屋煮饭带讲义的秦子墨有了点粉红色的心思。

靖佩瑶知道,秦子墨是个同,这点他求证过唱作系大四的学长也是秦子墨的室友周锐,还特地去问了秦子墨的亲哥秦奋,万无一失。在靖佩瑶的直男认知里,只要秦子墨是弯的,迟早能追到他。

但当他真正展开攻势的时候,秦子墨却有点开始躲他的意思了,每次抓住机会告白对方都会顾左右而言他,然后跑掉。

靖佩瑶开始去秦子墨打工的gay吧,看他在小舞台上跳舞,领口大敞的黑衬衫下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瞧得他抓狂,终于意识到这样不行,继续这样下去他永远和台底下吹口哨,甚至往秦子墨屁股后面口袋塞小费的人一样,只是他的追捧者而已。

于是靖佩瑶行动了,在秦子墨从酒吧后门进去前拉住他的手腕,然后给人拽到一边的角落。他看着秦子墨那双扑闪的大眼睛,原本想好的说辞全忘了。为了不浪费这个帅气的壁咚,靖佩瑶硬着头皮吻了下去。

秦子墨可能也愣住了,所以才让他有机可乘。逐渐加深的亲吻里怀中人不自觉发出了惹人怜爱的呜咽,在灯光昏暗的酒吧后门显得暧昧至极。

然而就当靖佩瑶把手搁在对方腰上摩挲的时候,秦子墨突然意识到了他们在做什么,猛地推开他,像只兔子一样飞快跑进了酒吧,只留靖佩瑶一人在后门呆呆地站着。

“这到底算害羞,还是拒绝啊…”

靖佩瑶回忆着秦子墨发红的脸颊和耳朵,也不知道该整出什么心情来面对。



“哦找到了,靖佩瑶…学长,对吧?”

靖佩瑶闻言把视线从舞台上移开片刻,看着面前黑发的小男生,他认识这个人,是经常和秦子墨在一起的学弟之一,秦子墨也很宝贝他。想到这里靖佩瑶礼节性地应了一声,然后又转头盯着不远处的秦子墨看。

舞步这时正好在娄滋博和秦子墨的互动部分,钱正昊坐在靖佩瑶身边,也跟着看了看舞台。小炸总下意识轻摸自己眼角处还未卸去的亮粉和碎钻,和他男朋友今天的眼妆一模一样。他又瞅了瞅靖佩瑶手里盘得越发快的佛珠,还有紧抿的嘴唇。

“学长,你在吃醋吗?”

靖佩瑶差点被这疑问呛到,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向旁边仿佛什么话都没说过的钱正昊。这个小他两届的学弟倒是真的很冷静,指了指舞台。

“和子墨哥一起跳舞的是我男朋友,学长可以放心。”

钱正昊顿了顿,没等对方回复就再次开口。

“还有今晚下班之后子墨哥没有约。”



“昊昊你刚刚去哪了我找了你半天!”

娄滋博看见钱正昊推开化妆室的门本想冲过去一个熊扑,却因为跟在他身后的人收敛住脚步。钱正昊倒是很自然地走到娄滋博身边,抱着自己的东西并催促娄滋博一起赶快撤,给那两人留点空间。

学弟们一走,本来还有点热闹的化妆室瞬间尴尬起来,他俩相互盯着,谁也没说话。

“瑶哥,我觉得吧…” 还是秦子墨受不了这气氛先开了口。“最脆弱的时候容易对任何人动心,正好是我而已。你对我的是依赖,不是喜欢…”

“你可能不信但我们可以试试。”难得打断别人说话的靖佩瑶上前了一步。

“试试看,好吗?”


🚲→ https://shimo.im/docs/8eeRympj1R0nzeoc


折腾到清晨的两人清洗完毕后,秦子墨用最后一丝清醒劲窝在已经睡着的靖佩瑶怀里,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昨晚的两个小助攻。

“我和他在一起了,下次请你们吃饭。”

评论(4)

热度(140)